• 您好!歡迎來到藝術·能見度 ,請 登錄  免費注冊

    話語權

    名家評論員

    • 劉勇

      中國當代藝術市場化運作第一人,1992年“廣雙”主要投資人,現任藝術·能見度移動互聯創投平臺聯席主席、四川新西蜀文化藝術(金融)院院長、四川鑫西蜀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委會主席。

    • 李繼祥

      知名藝術家,“85藝術”代表人物

    不帶一絲優雅地飛過

    2015-04-16 15:43

     李繼祥




        人物名片:李繼祥,知名藝術家,“85”時期最早在四川推動了當代藝術的發展。1986年第一次發起主辦了首個民間藝術展覽——“四川青年紅黃藍現代藝術展”,“85藝術”代表人物。現任四川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藝術·能見度移動互聯創投平臺顧問。




        2011年3月26日,李繼祥個展《圖城》開幕。李繼祥說,我花了4年時間來找回故鄉的記憶……它是我在繪畫中找到的對中國城市的圖說……從上世紀五十年代真實的報紙到現在報紙真實的房地產廣告,只是我兒時的紙飛機,它在幻想中起飛,劃過了半個多世紀的城市上空,恐怖得不帶一絲優雅。它一直在飛,從哪里來到哪里去,你我無從得知……李繼祥把這份憂思,涂抹進三十多幅畫作,筆觸從清晰到模糊,色彩從清新到濃烈,越來越無法言說的傷感,帶我們走進一個知識分子的良心世界。

        對話

        八十年代:畫畫是一種精神指引

        李繼祥走上藝術這條路純屬偶然。下鄉回來當社青的李繼祥有一陣和王亥、朱成、大毛等裹在一起,畫畫,吹牛,排遣青春的苦悶,后來李繼祥率先失去了蹤影,要去追求川師中文系的一個女娃子,為了趕上人家的步伐,他立志要考上川大中文系,所以就一個人頭懸梁錐刺股地去整文化了。

         就在節骨眼兒上,李繼祥騎個爛自行車,在路上碰到了同樣騎著爛自行車的朱成,朱成說要去音樂學院的考點考西師美術系,走哇,一起去。李繼祥想也沒想,掉頭就跟著去了。那一年李繼祥的高考文化課成績是三百零幾分,上川大綽綽有余。中文系沒上成,李繼祥還是落下個念想,至今還酷愛寫東西,他說這都是有淵源的啊。

      所以,這次畫展在給朱成的請柬上,李繼祥專門寫到:是我們街頭的偶然的相遇,改變了我的一生,是你娃指引的哈!

      這時恰逢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青春的熱血,各種思潮的沖撞,讓李繼祥的大學時代和接下來差不多十年的時間里,充滿了反思、挑戰、嘗試、狂熱等字眼,1986年四川第一次由民間主辦的四川紅黃藍畫展,1987年到德國10個城市巡回展,1988年的西南現代藝術展,1989年的中國現代藝術大展……那幾年持續不斷的各種現代藝術畫展中,都有李繼祥活躍的身影。

      李繼祥告訴記者,1996年是他藝術最活躍的時期,也是最窮的時期,但在精神上無比驕傲,一天到晚都是拿鼻子看人的,覺得別人都是俗人。在展覽上專門有一個部分的圖片回顧了李繼祥這個時候的藝術活動,照片上的他,胡子拉碴,長發飄飄,目光深邃,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

    李繼祥作品《白樺》
      
      記者(以下簡稱記):你說自己是有85情結的人,那個時候你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

      李繼祥(以下簡稱李):那是文化、藝術都在啟蒙的時代,西方東西大量進來,我們對傳統東西已喪失信心,按一種意識形態的標準,只能畫紅光亮、工農兵,不能表達自己的情感和個性。大家覺得可以做自己想做的東西,在北京,1979年出現了露天的星星美展,直接把畫掛在美術館鐵柵欄外頭。我大學時和同學也搞過露天畫展。那時就覺得該吸收西方的東西,有些個性表達,藝術是多元化的,不是一個標準。

      記:現在回過頭看那個時期,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感受?

      李:現在跟何多苓在一起,喝多了還是會回憶一下,大家那時都在畫,很單純,沒啥市場,畫賣不脫,也沒有操作這一說,就是喜歡,沒任何干擾,就是畫,也不曉得畫出來做啥子,是精神的一種指引。那時也非常自由,作家、畫家、音樂家,走到哪兒都受追捧,現在是超女、大腕、大款,很多人追捧。這些經歷和思考,堆積出了我今天對作品的認識。藝術已經讓我的一生過得很快樂了,我還奢求什么。
      不是商業不是出賣 只是繪畫只是思考

      隨著1996年在西藏拉薩河一件行為裝置作品的完成,李繼祥的現代藝術創作之路在這一年戛然而止。他說那時中國的當代藝術并不成熟,在經歷一段手忙腳亂的模仿后,還是沒解決當代藝術本身的問題,所以周春芽到德國學習表現主義,何工、何多苓去美國,都想充電。那是改革開放初期,當代藝術還不能被接受,加上收入很低,也迫于生計,這個群體就漸漸解散了。

      生性散淡的李繼祥也迫于生計,從學校辭職后,開始了另一個與藝術毫無關系的十年,去海南做生意,也做過媒體,總之在社會上“浪哦浪哦”。這樣的狀況持續到他重回校園教書,干起老本行教美術。

      這是2006年,李繼祥又一個十年的開始。

      這時拿起畫筆,自然有太大的不同。李繼祥說,每段經歷都轉化成現在要做的東西,會有比較深的感受,就像婚姻一樣,原來不清楚,現在有些妥協,有些策略。藝術也是一樣,像我們這一代人,從傷痕美術到現在,沉淀下來,各人按各人的方式走過來,構筑了現代社會中藝術的多元化。

      只是,當代藝術現在如此被市場化商業化的熱鬧,是李繼祥這一代藝術家始料未及的。李繼祥慶幸自己跟這份熱鬧保持著距離,他說,我首先祝賀那些畫畫的朋友,有錢是必須的,只是“我想在今天如此強大的物質利益面前表達,還有一種藝術精神需要你我去付出,不是商業不是出賣,只是繪畫只是思考。”


    文章來源:成都日報 2011年4月22日 孟蔚紅/

    上一篇
    河北20选5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