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好!歡迎來到藝術·能見度 ,請 登錄  免費注冊

    重點話題

    名家評論員

    • 劉勇

      中國當代藝術市場化運作第一人,1992年“廣雙”主要投資人,現任藝術·能見度移動互聯創投平臺聯席主席、四川新西蜀文化藝術(金融)院院長、四川鑫西蜀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委會主席。

    • 李繼祥

      知名藝術家,“85藝術”代表人物

    求是《小康》:劉勇,中國藝術市場的探路人

    2017-10-17 01:48

    編前語

    ────────────

     

     

     

    2017年9月11日出版的《求是·小康》雜志九月上旬刊,刊發由妙紅、力夫撰寫的專題人物報道《劉勇,中國藝術市場的探路人》。劉勇先生是1992中國廣州·首屆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投資人,25年前的這一舉措以及25年來劉勇先生在藝術市場的潛心耕耘,奠定了他“中國藝術市場化運作第一人”的地位,而由中共中央機關刊《求是》子刊《小康》發聲定位為“中國藝術市場的探路人”,更是肯定了劉勇先生在中國藝術市場化實踐中特殊的地位。

     

     

     

     

      

     


     

    1992年,是中國社會經濟發展的一個關鍵年。年初,鄧小平南巡及其一系列講話,奠定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道路的理論基礎。這一年,小平南巡的旋風席卷全中國,掀起了又一輪改革開放的熱潮。

     

    對于中國的文化藝術來說,這一年也發生了一件具有分水嶺意義的大事件,跟隨小平南巡的腳步,“中國廣州·首屆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這一年的十月在廣州舉行。與過往所有不同的藝術活動所不一樣的是,1992年的廣州雙年展第一次開宗明義地提出了“面向市場”這樣一個宗旨。而正是這一“有辱斯文”的舉動,為當代中國藝術探索市場之路,開啟了航程。

     

    掀起這場中國藝術市場化運動的人,是幾位來自四川成都的年輕人,年輕的成都西蜀藝術公司和它的兩位合伙人羅海全、劉勇。在這一場砸鍋賣鐵的藝術革命之后,羅海全返回商圈,而之后的25年,劉勇則一直在藝術市場潛心耕耘。

     

    一、“大陸資本家在南方點火”

    ──────────────

     

    在經歷了1980年代兩次美術思潮之后,1992年前的中國藝術處于一片低迷之中。羅海全與后來成為著名策展人的四川師范學院青年教師呂澎找到了當時在成都商界已卓有成效的劉勇,游說他投資藝術。

     

    劉勇,祖籍山東,在人民空軍的大院長大。他的父輩可謂群英薈萃,現年已經95歲高齡的父親劉平凡,1941年參加八路軍,是人民空軍的搖籃——東北航校第三期學員,我軍第一支,也是參加開國大典受閱飛行中隊的地勤分隊隊長,1950年奉調入川參與西南軍區空軍的組建。現年90歲的母親徐桂英,則是1949年10月1日翱翔在天安門廣場上空的飛行中隊女報務員,1952年作為中國空軍第一批女飛行員,受到毛澤東同志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接見。舅舅徐登昆也是空軍元勛,我軍第一支飛行中隊P-51戰斗機駕駛員,后來擔任蘭州空軍司令員。姑父衣成云則是1950年解放軍進軍西藏的空中英雄機組“王洪智機組”的一員,后來長期擔任中國民航領導。流淌著人民空軍血液的劉勇,在空軍大院長大,但有意思的是,他卻更沉醉于藝術投資收藏。也正是這種機緣巧合,讓他成為中國藝術市場第一位真正意義上的投資人,1990年他與羅海全決定一人拿出150萬資金投資廣州雙年展,這在當時,可謂驚世駭俗。

     

    雙年展在廣州如火如荼地開始籌備起來。徐悲鴻夫人廖靜文先生成為雙年展顧問,靳尚誼、栗憲庭等老一輩藝術家、評論家也參與到雙年展里面來。但這都不是最重要的,周春芽、王廣義、曾梵志、張曉剛、葉永青、冷軍、魏光慶、戴光郁等一大批當年初出茅廬,現在在中國藝術市場炙手可熱的藝術家,都從1992廣州雙年展脫穎而出,成為中國藝術界領軍人物的。廣州雙年展制定了藝術品價值評估量化標準,以單位面積(平方尺、米),作為藝術品定價計算基礎基數, 提出藝術品拍賣和藝術品經紀人概念,并付諸實踐。這讓還處于市場孕育期的內地媒體開始躁動,興奮于中國藝術創作開始直面市場操作,而港臺媒體更是驚呼“大陸資本家在南方點火!”

     

    1992廣州雙年展已經過去整整25周年,從現在的眼界看過來,無論這次藝術革命,在形式和內容上有多少的不足,但都不能否認它成為中國藝術市場運作的發軔之舉,它的影響面之廣,延續至今,參與者之眾,幾乎囊括當時所有重量級藝術家、評論家。這些,都足以證明1992廣州雙年展是中國藝術走向市場的分水嶺和標桿,而舉身家之資創辦這一屆雙年展的成都西蜀藝術公司和羅海全、劉勇,無疑是中國藝術市場最早,也是最勇敢的探路者。

     

    二、“我是藝術的擺渡人”

    ──────────────

     

    廣州雙年展結束之后,卻未給雙年展并未給投資人帶來任何經濟效益,用賠錢賺吆喝來形容他們并不為過。回到成都之后,羅返回到他的生意圈,但劉勇卻選擇了依然前行。

     

    1993年,劉勇發起的《首次中國當代油畫藝術品拍賣會》在成都岷山飯店舉行,這是國內首次嘗試性地把當代油畫原創作品以拍賣的方式整體地向市場推介,以求在本土開拓當代藝術的市場空間,改變和豐富藝術收藏的方式。

     

    從此之后,劉勇把自己稱之為“藝術的擺渡人”。這與當年策動廣州雙年展,是同樣的動因。不僅因為當時“當代藝術幾乎沒有任何展覽機會,部分藝術家甚至已經失去了穩定的工作與經濟來源,他們感受到了現實生活的嚴酷性與艱難”,劉勇還認為,自己就是要充當藝術家和藝術作品通向市場的擺渡人角色,正如籌辦廣州雙年展的目的是要建立和發展我國真正的藝術市場。

     

    隨著中國藝術市場的逐漸發展,進入本世紀之后,當初在廣州雙年展茅廬初出的許多青年藝術家已經成為業界典范,他們作品的價值在20年間百十倍甚至上千倍的增值。這個時候,藝術作品的價值評判標準的確立和藝術市場的規范與升級換代,成為劉勇這名藝術市場探路者新的課題。

     

    鑒于此,在進入21世紀之后,劉勇重新創辦四川新西蜀文化藝術(金融)院,提出在藝術創作上要回歸傳統的“真善美”藝術審美標準,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力圖變革。2013年在成都國際金融中心舉辦的“首屆真善美藝術展”上,劉勇發表了《九問當代藝術》的演講,針對中國藝術界在市場虛高之后,出現的創作畸形現象提出了尖銳的批評,引發業界對藝術創作中一些假惡丑及惡俗現象的思考。《九問當代藝術》,被藝術界稱之為“成都宣言”。

     

    2017年2月,中廣雙文化產業機構與《人民畫報》、《中華英才》、《中國扶貧》等機構在北京主辦了旅美華裔藝術家曹勇油畫作品《重返梁家河》研討會。《重返梁家河》以弘大的敘事方式,重現了習近平同志重返當年上山下鄉的地方,與當年人民群眾在一起的情景。劉勇在研討會上做了題為《改變“以丑為美”市場取向》的主旨演講,劉勇表示:“《重返梁家河》蘊涵著特殊的生命信息與時代意義,是一幅大時代和跨時代的作品,描述了歷史,更刻畫了歷史與時代的交融,生動反映了那段歷史留給我們這一代人的寶貴精神財富,同時,也將成為我們這個時代一種向上的精神力!”

     

    劉勇希望像這樣正能量的藝術作品,“能夠成為改變藝術圈某些群體‘以丑為美’的拐點,樹立‘真善美’的藝術內涵。”劉勇認為,這將是收藏界和整個藝術市場真正追捧的方向。

     

    三、擁抱互聯網+藝術

    ──────────────

     

    時間進入到瞬息萬變的移動互聯網時代,劉勇已不再年輕。生于1956年的他,卻在他即將跨入花甲之年的時候,做出一個決定,順應潮流,擁抱互聯網,投身到“互聯網+藝術”新一輪的時代大變革之中。

     

    2015年,劉勇聯合成都藍頂藝術品牌策劃有限公司,創立“藝術·能見度”。這是一個旨在提高中青年藝術家市場能見度,致力將藝術品擺渡進普通消費群體的移動互聯平臺,也是國內第一家致力于推廣消費級原創藝術品的藝術電商平臺。

     

    劉勇和他的合作伙伴們認為,藝術品具有兩重屬性,一方面是通常認為的陽春白雪。但也正是因為這樣的曲高和寡,與互聯網的大眾性、透明性看上去似乎格格不入。但另一方面,藝術品有著消費品的天然屬性,其實在高端或者叫做高價藝術品與行畫之間存在的一個廣袤地帶——95%的藝術家,他們辛苦創作的作品缺乏市場,95%的的普通家庭尋找不到他們需要的藝術品。這兩個95%,正是劉勇和他的合作伙伴們想要探索的道路之一。“很多人認為,藝術品就是一個小眾市場,哪怕現在規模已經萬億,但依然是富人的游戲。而且,藝術本來就是給少數人看的,普通人都看得懂的就不叫做藝術。這個觀點從來都是可笑的,藝術來自生活這句話并不過時,藝術為生活而存在,甚至直接為生活服務,這是藝術存在和發展的土壤。”劉勇表示,“藝術品的第一屬性就是消費品,也可以說是建筑物的附屬品、裝飾品,否則在漢語里怎么有‘補壁’一詞呢?”

     

    劉勇認為藝術電商的痛點就是能不能放下手段,而真正用互聯網的大眾思維為大眾服務。藝術·能見度上線之初的藝術家大多數都來自川渝兩地的院校、青年藝術村的青年藝術家,年齡多在30歲上下。但作為優秀的青年藝術家,他們有些人還不能依靠藝術創作維持生活,但并不代表他們的作品缺乏美感、沒有觀念、沒有思想。藝術·能見度給他們搭建這樣一個平臺,不設任何門檻。必須從實質上找到互聯網+藝術品的痛點,然后才能將痛點轉化為G點。

     

    藝術·能見度一上線就受到媒體的關注,騰訊、新浪和四川當地媒體都對這個新生事物的誕生抱著極大的興趣,《四川日報》對藝術·能見度進行了專訪,用一句話闡述了劉勇和他的伙伴們這一次的新創——“互聯網+平價原創藝術品,讓家里的墻壁更有藝術范”。藝術·能見度在2016年成都市互聯網雙創品牌評選活動中,成為唯一一個入選的藝術品牌。

     

    四、乘“一帶一路”春風,實踐藝術金融

     

    ──────────────

     

    在提出“真善美”的藝術歸真理念,進行了互聯網+藝術的實踐之后,劉勇開始了新一輪出發。而這一輪出發,依然秉承1992廣州雙年展敢為天下先的創新精神,重心放在了如何讓藝術品與金融證券等經濟形式相結合,如何與大文化產業做深度融合,如何搭上時代“一帶一路”這部時代快車。

     

    1992年廣州雙年展孕育了一大批有影響力的杰出藝術家,25年后,劉勇的目標依然是讓新人輩出,佳作倍現。他正在籌劃“廣州雙年展25周年”系列藝術活動,回顧過去,展望未來,將再次推出一批有影響力的、富有時代精神的優秀藝術作品,推出一批有深厚藝術造詣、正能量的優秀藝術家。這些活動正在緊鑼密鼓地籌劃之中,現在在劉勇周圍,不僅有像尹毅、葉星生、曹勇、劉擁這樣在業界享有盛譽的藝術家,也開始聚集著一大批正在成長的中青年藝術家。

     

    與此同時,劉勇與他的伙伴們開始整合四川新西蜀文化藝術(金融)院、藝術·能見度移動互聯平臺、西藏昌都文化產權交易中心等機構,取“中國廣州·首屆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之意,在成都天府新區創辦中廣雙文化產業股份有限公司,決意為重樹中國藝術市場的價值取向,建立藝術價值評估體系,為文化、藝術、旅游、金融等領域的深度融合探索更多可行的路子。

     

    劉勇表示他已經做好準備,在新的經濟態勢下藝術市場探索。他提出,“優秀的藝術作品是可傳承的財富,優秀的藝術作品是世界通用語言,優秀的藝術作品更是世界通用貨幣”。
     

    2017年新年伊始,劉勇和他的伙伴們的足跡就遍及全國各地,與藝術家、文化藝術機構、政府部門進行積極對接。無論是四川、西藏等國內省區的“藏羌彝文化產業走廊”區域,還是北京、廣東等一線城市和沿海發達地區,抑或尼泊爾、贊比亞等“一帶一路”國家,劉勇和他的中廣雙文化產業機構,都在開始新的布局,與當地文化藝術機構建立緊密的戰略合作關系。

     

    1992年策動“廣州雙年展”,是緊隨小平南巡的步伐。25年后,重樹“廣雙”旗幟,是乘著習近平同志大力倡導復興中國傳統文化,建設“一帶一路”的春風。劉勇表示,“25年前我正當年,可以和伙伴們點燃南方那一把火。25年后,我老驥伏櫪,依然可以做一名藝術的擺渡人,藝術市場的探路者。”劉勇對中廣雙文化產業機構及其正在籌劃、運作的一帶一路國際文化產權交易平臺發展前景充滿信心。劉勇進一步闡述道:“2016年,全國文化產權交易總額接近4萬億,是藝術品拍賣市場成交總額的145倍。這才是真正的市場所在,是中國文化藝術大市場的未來。

     


     

     

    劉勇簡介:

     

    祖籍山東,1956年4月24日出生,四川大學中文專業畢業。現為中廣雙文化產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西藏昌都文化產權交易中心董事長、四川新西蜀文化藝術(金融)研究院院長,受聘為北京大學中國傳統藝術文化研究所研究員。

     

    1992年,作為成都西蜀藝術公司合伙人投資中國首個面向市場的大型藝術展會“中國廣州·首屆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1993年,發起中國首次油畫原創作品拍賣。

     

    2013年,提出藝術應歸真傳統的“真善美”理念,改變藝術界某些“以丑為美”的現象。

     

    2015年,聯合創辦國內首個消費級原創藝術品移動互聯平臺“藝術·能見度”,成為成都市互聯網雙創品牌。

     

    2016年,作為西藏昌都新區招商引資重點項目,發起籌備“西藏昌都文化產權交易中心”,西藏自治區文化廳批示該中心正式運營后,要起到西藏文化產業開路先鋒的作用。

     

    2017年,整合資源,重樹“廣州雙年展”旗幟,投身“一帶一路”文化建設,在成都天府新區組建中廣雙文化產業機構。

    上一篇
    河北20选5中奖规则